亚洲城手机官网 >国际 >贫富差距扩大不平等程度加剧 全球该如何应对? >

贫富差距扩大不平等程度加剧 全球该如何应对?

资料图:2015年9月23日,美国洛杉矶,一名无家可归的男子躺在一处巴士站的长椅上。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作者:Andrea Zorzetto

1914年的一个早晨,亨利·福特发布了一项宣告,震惊了美国乃至整个世界。克里夫兰报纸称,这项宣告“就像是一个穿过工业萧条阴云的耀眼火箭”。为了应对员工流失问题,并提高生产率,福特将公司员工的工资翻了一番,达到日薪5美元。这项决定颁布之后,福特公司员工的产出效率和荣誉感大幅提高,此外,员工也有能力购买福特汽车了。

随后,美国商人帮助建立了20世纪社会的典型准则——员工和顾客平等。换言之,亨利·福特不仅创造了汽车产业,即“工业中的工业”,还带来了战后数十年的大规模消费经济,即中产阶级的黄金时代。

破碎世界

这已经是很久之前的故事了。金融危机、大萧条、2017政治剧变之后,人们早已熟知,发达经济体内的不平等程度正逐步加剧。在这方面,最主要的数据是总收入占工资的比重,及其和资本回报之间的关系。换言之,在强盛的经济体系内,财富以越来越高的比重流向了富人。

人们有可能认为,在工人有所损失的情况下,消费者将大幅获利。毕竟,许多产品和服务的价格都降低了,从电脑、衣服,到低成本机票、谷物都是如此。当下的代表性公司,如谷歌、亚马逊、脸书和苹果,要么带来了绝佳的消费者体验,要么提供了免费的服务,有的公司甚至能兼顾两者。

不过,我们却逐渐忘记了福特给我们带来的最根本的教训——大多数带动经济增长的消费者同时也是劳动力大军,斩断两者之间的联系将导致严重的经济、社会和政治失衡。上世纪的黄金等式已经破碎不堪,取代它的已然是越来越严重的不平等现象。

乍一看,这类发展是势不可挡的。一方面,消费者就是上帝,总希望花更少的钱获得同样的商品或服务。在全球市场的激烈竞争下,公司自然会降低价格,从而保持甚至提高市场份额。而降低价格的唯一可行方式可能就是降低工资,或是直接购买机器、解雇员工。不过,这可不是福特黄金时代的经济运作方式。人们那时是如何克服这类问题的?

下下策

可以肯定的是,该问题的成因众多。贸易自由化和工作自动化常常被看做不平等的两大主要推动力。不过,人们总是忽略了另一个问题——全球化和科技并非不可避免的中立趋势。在华盛顿、伦敦和布鲁塞尔等全球权力中心,全球化和科技都受到政策思维模式的影响。在苏联衰弱、中国崛起之间的30年里,世界秩序主要由民主政府塑造。当今世界是我们这个社会明确选择出来的产物。

不过,我们的选择到底是什么?公开反对经济体金融化和批判资本主义失衡现状的亿万富翁和诺贝尔奖得主不在少数,且这一数量正在增加。科技专家、未来主义者Tim O’Reilly在新书《WTF?》中描述道,世界经济的驱动力不过是一个简单的算法——不论人类需要付出什么样的成本,股东的价值都高于一切。

我们真的只能向劳动力征收比资本更高的税吗?我们真的只能摧毁联盟、让超级富豪把钱藏到巴拿马吗?我们真的只能让导致2008年金融危机的银行家带着几百万走人、把账单留给纳税人吗?即便在法国,这个世界上最倾向于社会主义的发达国家,最富有的1%的人所缴纳的税款甚至低于最贫困的半数人口。在美国,公司利润一直高涨,而学生债务却也居高不下。

政治干扰

上述问题并非不可避免的。问题在于,我们并不能让时光倒流。世界经济体内的科技原理正经历着结构性变革。正如福特基于大规模生产和消费带动了一个新的时代,当今,第四次工业革命也正创造着一个全新的世界。

数字化将很快影响到经济中的每一个部门,如能源、交通、医保和银行业。怀旧的人们在回望上世纪七十年代时,不难发现Carlota Perez学者留下的箴言字字属实——在“科技经济范式”快速变化时,机构和社会总会慢半拍。想要让中产阶级再次强大起来,我们应当展望未来,而非阻隔过去。

换言之,20世纪的获胜秘诀已经失效了,即员工和顾客平等。那么,当今的秘诀是什么?最受欢迎的答案是无条件基本收入,即向富人和机器人收税,确保每个人都能获得最基本的工资。

对此,我并不确定。不过,可以肯定的是,O’Reilly有一句话是正确的:这仅仅是破碎世界的一个补丁而已。我相信,无条件基本收入将攻克商品方面的不平等问题,让每个人都有机会继续消费。不过,通过天分和努力获得成功的途径却大大弱化了。相比于一个解决方案,无条件基本收入更像是一座警钟,宣告着美国梦的破灭。

那么,数字时代的新政应是如何呢?虽然相关细节需要人们反复思考、实践,但最新的社会范式是确定的,即消费者和雇主平等。作为兴盛的中产阶级的基础,分布式生产和增长将取代全职工作。

为了免费进入数字平台,我们提供了许多信息,为此,我们必须接受区块链创造的微支付技术。同时,每家每户都将拥有自己的太阳能电池板和3D打印机,无需再购买能源和基础商品。零工经济时代的自由作家地位能够获得一定量的股份补偿,以便于他们在不同公司灵活工作的同时,拥有稳定的收入来源。

这样的范式维护了私人财产的根本自由,同时避免了不可持续的财富集中。这既不是共产主义,也不是财阀统治,而是资本主义的自我救赎。

一个很经典的比喻称,不平等就像是胆固醇,可以分为正面、负面两类。正面的不平等能给予人们正确的激励——有天赋且努力的人能够通过自己的创造、创新和发现获得大量财富,毕竟这对社会有益;负面的不平等则主要是我们现在看到的现象——收入不成比例地流向了精英阶级,让精英阶级逐渐强大到成为一个新的寡头统治政府。在福特时代,有了适合数字时代的社会范式,我们有机会创造出正面的平等。

试想,2019年的一个早晨,优步CEO发布了一项宣告。所有的社交媒体迅速报道,称在这个越来越破碎、分化的世界里,我们仍有希望。受到政治抵制和不可持续的司机营业额带来的压力,优步决定分给每一位司机一小部分股份。同时,优步还将为司机提供了经济援助,让他们购买无人驾驶的电动汽车,并租给公司。

只要政治干预的方向正确,这一切并非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