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手机官网 >国际 >习近平“精准打击” 基本没伤及老百姓 >

习近平“精准打击” 基本没伤及老百姓

在上海这样商业化的城市,很难只从街上熙攘的人潮或满座的咖啡店感受民众对政治的态度。不过,中共修宪至今3个多月过去,仍有一些人触及这个话题时,表达深深的担忧与不满。

47岁的张姓民众说,2012年底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上台后,他真的相信政府要认真”依法治国”,但对照后来维权律师遭打压以及今年3月时的修宪等事件,这个想法已彻底幻灭。

张姓民众最在意的是社会不公、财富分配不均、资源掌握在特权阶级和国有企业等问题。他质疑:”习近平要把国家往哪个方向带?他是不是要自己的利益集团千秋万世?”

45岁的赵姓民众过去一年来,因为开店资金周转的压力,历经转手顶让、另找投资人和另觅新址的伤神过程。他告诉中央社记者,”公司关了可以再开,我可以改变现况,挺得过去;但国家大事这种,我无法改变,很焦虑。”

让他焦虑的,是一件接着一件官员自杀的新闻,是他口中前中共政治局委员薄熙来和习近平这些红二代的政治斗争,更是今年3月时的修宪结果。在他眼中,并非自杀或入狱的官员值得同情,而是当今中国政治仍在以种种黑箱及宫廷斗争模式演绎,令人沮丧。

他形容自己看到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的新闻时,感觉很吃惊,”他怎么敢这样做?这是为所欲为了。”

即使官媒后来数度指出,取消任期限制并不是要恢复成领导人的终身制,但赵姓民众并不相信。重点是,对领导人权力的制衡好像不在了,”谁敢去质疑习近平?”

从近年加强的言论和媒体控管,到今年的修宪发展,赵姓民众说,想到”国家会往哪里去”这个问题,他感到恐惧。

但他认为,一般人可能不会关心修宪这类事情,”有钱赚就好。”

还能怎么样呢?曾从事书籍相关行业的高姓民众不愿再多谈这些,因为谈来谈去并没有什么进展,他还愿意再提的感受是:”现在就是大家一起被绑架了。”在他看来,批判并不能带来改变,反而有深深的无奈。

关于政治焦虑这件事,似乎也有明显的代际分别。记者抽样瞭解,几名20几岁的年轻人,对修宪一事并不在乎;30岁的感到不安,觉得做不了什么,只能把自己的事做好;对照上述几个例子,年龄越大,越可能感到焦虑不满。

中国社会最宝贵的商业创新还在继续,民众的消费娱乐还在进行,最重要的是,国门没有关上,网路也还是有些抒发的空间。

虽然外媒常将习近平与专制残酷的毛泽东相比,但是赵姓民众分析,相比于毛泽东时代大规模的政治运动,习近平现在是”精准打击”,”基本没伤及老百姓”。

然而,一个近似压力锅或惯于避开政治议题的社会,谁能准确说出长久下来对广大群众的影响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