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手机官网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洪先生(右1)在李海生(左起)及张天赐陪同下召开记者会。
洪先生(右1)在李海生(左起)及张天赐陪同下召开记者会。

(吉隆坡2日讯)阿窿抛炸弹,老屋主险死案;被指欠债的洪姓男房客今日澄清,这笔债务是他的老板所欠下,并不是他。

他今日与前房东李海生在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部主任拿督斯里张天赐陪同下,召开记者会表示,欠债的是他54岁的雇主黄健兴(译名)。

“我老板8月2日到警局报案时,向警方坦承曾欠下18组大耳窿共110万令吉的债务,却不知何故变成了报纸早前刊登的160万令吉。”

他说,他于今年4月7日以一个月400令吉,向李先生租下主人房,而租金是由老板直接汇钱到李先生银行户头。

“4月中旬,黄先生曾前来做客并逗留一段时间,我洗澡后便离开见客,临走前黄先生仍逗留在房内,并对我说在等人,当时我不以为意。”

- Advertisement -

他披露,4个月后,他位于梳邦再也的办公室两度遭人泼漆,分别是8月1日及8月26日,他都是当天立即前往警局报案,随后便听到前房东的家遭人丢掷炸弹。

“我怀疑黄先生利用我租下单位的地址向阿窿借钱,但不清楚4月中旬时,黄先生在我房内等的是否是其中一组阿窿。”

7月31日下午3时,2名疑是阿窿的男子以铁链锁上一名74岁老翁李海生的住家铁栅,后者听到异声后马上出来时,已看到有人匆匆离去,他被迫召来锁匠打开锁炼。

相隔不到一个月,老翁于星期四中午12时10分,在屋内听到住家外传来爆炸声,待5分钟后他出外一探究竟时才发现他停泊在外的轿车后保险杠被炸毁,以及天花板遭炸穿一个大洞。

洪先生怕被点错相报案

洪先生说,他在新闻见报后发现身份证上的照片被刊登,担心自己会被点错相或已遭出卖,漏夜赶往警局报案。

他透露,他事后也曾致电黄先生告知此事,但对方却以“关上手机即可,此事过几天就会淡化了。”来回应他。

“我在这家运动衣批发公司工作已8年,除了上一、两个月没收到工资外,其余方面皆没问题,从来也不曾发现老板欠债一事。”

- Advertisement -

他也说,爆炸事件东窗事发后,也曾和黄先生电联数次,最后一次见面则是上月2日与其一同前往警局,就办公室遭人泼漆一事报案。

无辜遭殃的李海生说,经过这次教训,他再也不敢租房子给外人。

张天赐说,此事是否是阿窿所为仍是未知数,一切有待警方调查,但以往曾处理过阿窿朝住家抛汽油弹追债案例,而抛炸弹案例则是第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