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手机官网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文:黄泉安

过去一年多,我有留意财政部长林冠英对日本金融集团野村(Nomura)财经数据的关注,好像又爱又恨,好听的就加以引述,难听的就抨击痛斥。

我要举出三个实例来勾画这流沙画面。实例一、野村下调大马股市评级,被财长抨击。

今年1月9日,野村证券下调马来西亚股市评等报告,指大马2018年的财政赤字会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3.9%,而不是政府早前预测的3.7%。野村认为大马新政府缺乏重大的改革,会导致财政状况恶化;同时也把大马的股市评级,从“中立”调降为“减持”。此外,野村预测我国的主权评级展望,可能会遭调降。

野村证券对东南亚5个国家进行评估,大马是惟一被降级的国家。

- Advertisement -

隔天(1月10日),林冠英在财政部临时召开记者会,批判野村报告内容不正确。他说他已检查刚刚盖簿的初步财长账户,证实政府的财政状况仍会紧贴2018年的目标,财政赤字会保持于国内生产总值的3.7%水平。

财长当时也强调,政府有信心2018和2019财政年,财政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分别会是3.7%和3.4%。此外,林冠英也说,希盟政府所推行的销售与服务税(SST),进账共达54亿令吉,比预期的40亿令吉目标多收34%。

针对野村担心国际原油价格徘徊于每桶60.90美元水平,可能会影响我国的财政赤字比例,林冠英回应,预测今年政府的石油税收只达19.5%,比2009年的41.3%来得低;但今年政府会从国家石油获得一次性的300亿令吉特别股息,将用来应付消费税退款和所得税退款。

实例二、武士债券募集发行合约,野村受财政部考虑,但最后落选。

无独有偶,今年初我国政府正在日本市场募集发行10年偿还期的2000亿日元(76亿令吉)武士债券,基于政府对政府(G2G)协议下,由日本国际协力银行(JBIC)为这项债券做担保,让马来西亚政府只需缴付每年低于0.65%的全包指示性票面利率。

1月18日,财政部宣布已从去年11月2日的27份建议书中,选出6份做最后筛选,最终委任大马瑞穗银行、大马汇丰银行及新加坡大和资本市场有限公司(与艾芬黄氏投资银行合伙)三家金融中介,负责执行武士债券募集发行的任务。

当时,林冠英也被媒体询及日本野村控股是否为其中一家负责带领发行的人选。当时他说,野村的确是其中一个人选,不过他断然否认因它发表我国负面经济报告而被摈弃。

实例三、野村公布美中贸易战引发供应链转单趋势,大马成为第4受惠国,林冠英也不忘借题发挥。

开斋节前(6月3日),野村控股发布调查报告,自贸易争端爆发以来国际供应链出现订单转移潮,预估未来一年大马获得的新订单价值约为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34%,占比居世界第四。

开斋节后(6月7日),林冠英发表文告,引述野村证券将马来西亚列为继越南、台湾和智利之后贸易转移的第4大受益国数据,表示因贸易战而出现的贸易及商业转移潮,除了让马来西亚从中受惠,今后可能也从全球供应链重组中带动投资转移。

林冠英的言论基础,是建立于有关转移已在已获批的外国直接投资(FDI)中反映出来。2017年大马的外国直接投资额为544亿令吉,而2018年却增加48%直达805亿令吉。

现在,且让我们重新聚焦美中贸易战及供应链下单转移潮的商机战略。

仔细分析,美中贸易战最立竿见影的副作用,是它改变全球供应链的趋势,由于政治对峙引发关税战,在中国大陆设置厂的企业纷纷转移生产线基地,因而美国及中国双方,也纷纷将订单转移到别的经济体。

野村在报告中说,在全球排名50大经济体之中,调查结果显示,自贸易争端爆发以来,获得美中2国转单占GDP比例最高的10大榜首经济体,6个来自亚洲,4个来自拉丁美洲。10大的排行榜依序为越南(增加GDP的7.9%)、台湾(2.1%)、智利(1.5%)、大马(1.3%)、阿根廷(1.2%)、香港(1.0%)、墨西哥(0.8%)、韩国(0.8%)、新加坡(0.7%)及巴西(0.7%)。

野村透露,在这方面,大马最受益的行业,是废物和废金属(占GDP的0.4%)、天然气(0.3%)和苯(0.3%)的出口上升。

野村补充,美国对中国征收关税,导致美国大部份电子产品寻找进口替代,这也促使大马的电子集成电路(占GDP的0.2%)和半导体设备及发光二极管(0.2%)的出口增加。

在这电子产品进口替代品项目中,马来西亚被点名受惠的公司是 Inari Amerton、Globetronics Technologies、Malaysian Pacific Industries、Elsoft Research、Vitrox Corp 及Frontken Corp。

值得骄傲的是,这5大电子产品厂商,前4家都在槟州设置生产线厂房,先是前朝政府引进,然后续在后2008新政府时代发扬光大的支柱产业。

野村调查报告也反映中美关税战造成订单内容不同。对美国而言,需要转单的产品,最首要的是电子产品,其次是家具及旅游用品等。

至于中国方面,从进口替代中受益的供应链,中国需求的则有铜(智利)、大豆(阿根廷、巴西、智利和加拿大);黄金(新加坡、香港和南非);天然气(大马和澳洲)及飞机(法国和德国)。

过去历史有详述,因关税战引发的贸易及订单转移,都是政治与财经战略冲突导致短期对峙效应,在两败俱伤之下,涉及的经济体终须主动去解决,避免引发世界经济萧条。因此,所谓受惠国的利益窗口洞开期,也是短暂的。

那么,在这场美中贸易战中,大马如不乘机加值、重摆定位,研制专利权原生产品,提升国际竞争力,如何能够继续受惠?

上期摆渡人专栏“从李家全左右逢源论看台湾”提及,在美中贸易战最首当其冲的科技企业之中,面对最严峻考验的经济体,是夹在两岸三地求生隙的台湾。它是夹在美中贸易炮火中的羔羊,首要考量不是供应链市场关闭,而是如何从关税惊波中逃出生天。

所谓危机之中有“危”既有“机”,台商也正酝酿新思维,要伺机美中贸易战的空隙,在台湾本土谛制“台湾制造大复活”的神奇,在政府“欢迎台商回台投资”号召下,MIT (Made In Taiwan)的号角已开始吹起,关键台商也发出返乡告白!

- Advertisement -

更重要的,美中贸易战方兴未艾,许多分析家报告都预料会在2020美国总统大选前继续升级,预料下一波的关税制裁将达3000亿美元,直接冲击90%科技产品。本国供应链企业若要在美中贸易战中乘虚而入,即刻就填补真空而左右逢源,掌握时间性的头筹是最关键。

如果单单依据林冠英外国直接投资在新马来西亚节节上升的理论,是争拔贸易头筹的基本,这可能是说,“我们只要开店,客人就会自动进来光顾”那么简单。

真的是这么简单吗?谁有事件,请去问问前财长达因和东姑拉查利吧,他们应该看过很多账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