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手机官网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槟城2日讯)人间七月有情天,《光华》七月份温情报道,协助多户苦难家庭及病人渡难关。

《光华日报》在今年7月里,深入挖掘及报道多宗充满人情味的温馨报道,其中包括:“糖尿病妈妈卖炒粿条,苦撑一家人生计”、“青年林知麟肝衰竭,急筹医药费活命”、“孝子愿当义工,求老人院给一张床,收留病榻失智老母亲”、“好爸爸车祸瘫痪失忆,一家老少陷困境”等求助报道。

这些原本凄凉无助的人间辛酸事,经过报道,获得读者们的关注和同情,纷纷通过本报《好人好事》捐献医药费,善心团体也出面探访求助家庭及当事人,给予受难者及苦难家庭生活援助,展现善良乐于助人的一面,也让七月更加充满人情味和希望。

大好青年林知麟被病魔折腾,不幸离世令人心酸。
大好青年林知麟被病魔折腾,不幸离世令人心酸。

1.青年肝衰竭 等不到手术

刊登日期 2017年7月19日

- Advertisement -

新闻标题:有肝没钱 青年林知麟肝衰竭急筹160万活命

从小就有抱负的20岁雪州安邦青年林知麟,自中学开始就努力赚钱,赚取出国留学的学费,怀抱着开一家咖啡馆的梦想,但是梦想还没达到,却不幸患上肝衰竭。

今年7月中旬,林知麟突然发病,危在旦夕,家人把他送往新加坡医院以便进行活肝移植。尽管两位姐姐都愿意捐肝脏给弟弟,但现实往往残忍,林家急需在1周内筹到160万令吉手术费,把握生命黄金时间。

7月19日当天,林知麟家属在民主行动党东南亚花园支部委员李杰文的陪同下,通过媒体募款,遗憾的是,林知麟却等不及动手术,不幸于7月20日上午逝世。

林金山已2个星期无法工作,需照顾年迈生病的母亲。
林金山已2个星期无法工作,需照顾年迈生病的母亲。

2.母失智瘫痪 儿求助社会

刊登日期:2017年7月23日

新闻标题 :「我愿当义工打理杂务」 孝子盼老人院收留母亲

咖啡店头手林金山(48岁)来自一个破碎家庭,自小父母离异。10年前,他把年迈的父母接回来住,一家三口租住在发林米桶山的一个廉价组屋小单位。一家人的生活就靠他每月1000多令吉的微薄薪水来维持。父亲3年前心脏病过世,71岁的老母亲也在一年前跌伤,骨折瘫痪,患上老年痴呆症。在儿子上班时间,尾椎长脓疮而疼痛发炎的老人家常禁不住剥开纸尿片,咬吃棉花。

看着面对病痛、失智的老母亲竟然吃棉花,再孝顺的孩子也快崩溃了,林金山脑袋曾闪过要与母亲一起跳楼结束生命的念头。然而,母亲悲哀无助的眼神仿佛理智告诉他,再苦不能做傻事。

请假照顾母亲2个礼拜之久的林金山联络上《光华日报》希望通过本报协助,向社会发出求助讯息,希望有老人院肯收留母亲,给老妈妈一张床,而他愿意当老人院照顾母亲及其它老人。

林金山母子求助新闻简报之后,获得广大读者关注,善心组织纷纷到林家慰问,提供物资援助,槟城菩提馨园老人院院长陈瑞万也动了菩萨心,破例暂时性收留有孩子的林金山妈妈2个月,直到老人家的尾椎伤口痊愈为止。目前,林金山每天上午到老人院照顾母亲与其它病老,老人院也让他每天午后继续在湖内咖啡店帮人泡咖啡维生。

糖尿病单亲妈日炒3小时粿条赚取微薄收入,维持家里的生活费。风吹屋倒,小儿洗肾,徐玉凤求建家园。
糖尿病单亲妈日炒3小时粿条赚取微薄收入,维持家里的生活费。风吹屋倒,小儿洗肾,徐玉凤求建家园。

3.慈母炒粿条 撑起一个家

刊登日期:2017年7月26日

新闻标题:日炒3小时粿条赚微薄 糖尿病单亲妈苦撑

64岁单亲妈妈徐玉凤,住在玻璃市巴东勿刹,先生车祸逝世多年,留下她与3名儿子。不过,43岁的大儿子到处流浪,没有固定工作,小儿子多年前患上肾病,必须长期洗肾,无法工作。

徐妈妈罹患糖尿病多年,视力不好,每日下午到巴东勿刹街上一间饮食店卖3个小时的炒粿条,一家人的生活费就靠她卖炒粿条的微薄收入来维持。

而她本身在巴东勿刹的小板屋因为被白蚁严重侵蚀,早前狂风一吹,整间板屋倒塌,没有多余的钱维修破烂的屋子,目前只好在外租一间房间,每个月必须缴付300令吉租金。身有病痛,医生也劝糖尿过高的她,必须打针控制病情,连右眼渐渐衰弱。

马华知知丁宜州议员许福光接获巴东勿刹乡委会主席邱春威反映徐玉凤的处境后,向玻州务大臣寻求拨款,希望获得州政府的协助重建家园。《光华日报》报道了这名伟大的糖尿病妈妈,日炒3小时粿条赚取微薄收入苦撑一家人生计之后,获得读者们的关注,纷纷联络上这名老妈妈给予支助。

张少雄车祸瘫痪失忆,一家老少陷入哀愁无助困境。
张少雄车祸瘫痪失忆,一家老少陷入哀愁无助困境。

4.好爸爸车祸 一家陷绝望

刊登日期:2017年7月28日

新闻标题:好爸爸车祸瘫痪失忆 一家老少陷困境

48岁的地砖工人张少雄,家人眼中的好爸爸,家住槟城白云山脚,跟一般槟城辛勤的小市民一样,每天早出晚归,养家活口。2个月前的一场摩托车意外,他昏迷醒来,全身瘫痪,脑部受损,完全丧失记忆力,一家人陷入哀愁绝望困境。

- Advertisement -

槟城的衣食住行开销一直飞速膨胀,对入息不多的小家庭来说,即使好不容易申请到一间中廉价房屋小单位,其实压力都很大,夫妻必须工作才有能力承担。倘若其中一人突然倒下来,失去保障无法工作下,接下来的房贷及一家人的生计,顿时捉襟衿见肘。

这户苦家庭的男主人来自玻璃市的张少雄(38岁),他与来自吉打的邱淑荟(34岁)相恋多年,7年前他俩在槟城组织家庭,育有一名7岁的小女儿。张少雄是地砖技工,太太为一家公司书记。张少雄夫妇之后在白云山路水晶公寓,贷款购置一所10多万令吉的中廉价组屋单位,并接年迈母亲回来住,一家人过着清淡节俭的天伦生活。

2个月前的一个上午,张少雄在骑摩托车上班途中遭遇车祸,左下肢骨折,脑神经重创,导致右半边肢体瘫痪,躺在槟城医院昏迷了2周之久才醒过来,患上失忆症。张少雄至今无法进食,只能依赖一条细管子从鼻孔输入饮料来维持生命。有关新闻见报之后,引起读者关注和同情,纷纷通过本报《好人好事》捐助医药费。善心团体也到张家慰问,提供这一家人支援。